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嘉德動態
> 公司動態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2019-05-21

  今日,中國嘉德(香港)在金鐘力寶中心辦公室G Art藝術空間舉辦“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書畫作品展。是次展覽將榮幸呈現八幀李可染(1907-1989)樸茂沉雄的書畫妙筆之作,囊括氣象萬千的山水、奇趣橫生的人物、莊嚴逸氣的書法三大創作主題,勾勒出李可染數十年艱苦探索中國藝術的大體輪廓,管窺二十世紀畫壇一代宗師如何在新時代浪潮下為祖國江山樹碑立傳。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

日期

5月20日 – 6月6日

星期一至五 | 上午9:30至下午6:00

地點

中國嘉德(香港)藝術空間G Art

香港金鐘道89號力寶中心一座5樓

查詢

+852 2815 2269(客服部)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李可染 (1907-1989)

人在萬木蔥蘢中

1988年作

題識:人在萬木蔥蘢中。一九八八年歲次戊辰長夏,可染作。

鈐印:李、可染、寄情、延壽、陳言務去

出版:

1.《名家翰墨 · 第4期》,第51頁,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

2.《美術家雙月刊(第73期)》,封底

3.《八家山水畫展》展覽圖冊,此畫作登于圖冊內,集古齋

展覽:“八家山水畫展”,集古齋主辦,香港灣仔港灣道26號華潤大廈香港展覽中心C1廳,1990年5月9至12日

尺寸:92 × 56.5cm

 

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

  “中國畫后代高出上古者在乾嘉間,向后無多。同光間僅有趙撝叔,再后只有吳缶廬。缶廬之后約二十年,畫手如鱗,繼缶廬者有李可染。今見可染畫多,因多事饒舌,記數言,后五百年必有定論。”

  ——齊白石

  二十世紀初的社會情勢,對民族傳統繪畫的沖擊和影響是無可比擬的。作為“中國畫革新派”代表人物的李可染在由傳統走向現代化的藝術旅途上,在由寫心回歸寫實的道路上,如他筆下默默耕耘的牛一般,在半個多世紀的探索中,以鮮明的時代精神和藝術個性,開創出“李家山水”,使古老的中國畫獲得了新的生命。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李可染 (1907-1989)

桂林山水

1960年代作 1988年重題詩堂

鈐印:可染、所要者魂

題識:可染

自題詩堂:桂林山水甲天下,似夢似幻非人間。斯民先生屬正。歲次戊辰(1988年)冬月,可染題自作山水。  鈐印:李、可染、天海樓

出版:

1.《名家翰墨.第26期》,第132-133頁,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

2.《李可染的世界》,第270-271頁,羲之堂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

展覽:

1. “李可染世紀藝術展”,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2000年11月3日至12月5日。

2. “李可染世紀藝術展”,高雄市立美術館,2000年12月15日至2001年3月18日。

來源:香港蘇富比,2007春季拍賣會,第917號拍品。

尺寸:(畫)50 × 57 cm;(詩堂)22 × 57 cm

 

  據萬青力教授分析,可染先生的藝術方法和技巧包括了兩方面內容:第一是繼承中國傳統;第二是廣泛融合西方寫實技巧。“傳統”在李可染看來是值得學習和尊重的。他自小習四王正統山水、攻清四僧,又尊崇趙之謙、吳昌碩,并拜師齊白石、黃賓虹、林風眠等,以最大的功力打入傳統。

  可染先生曾說:“傳統對我們來說是血緣關系、繼承關系,外來是營養關系,二者萬萬不可倒置。歷史上我們不斷吸收外來文化,但都消化、轉化為中國文化……假若我們丟掉了自己的傳統而扎根于外來,或是企圖用西方文化改造中國文化、不僅有害于中國文化的發展,也有害于世界文化的發展”。

  另一方面,他著重寫生,借助西方繪畫的多種表現手法、造型和構圖的各種技巧,將其和諧地糅合于傳統民族繪畫中,對其進行改革和探索。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李可染 (1907-1989)

青山綠水好江南

1987年作

題識:青山綠水好江南,賞心喜看雨余山。一九八七年,歲次丁卯陽春三月,可染作于師牛堂。

鈐印:李、可染、在精微、陳言務去

出版:

1.《李可染中國畫集》,第81頁,大業公司

2.《名家翰墨 · 第26期》,第17頁,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

3.《二十世紀中國畫家研究叢書—李可染》,第188頁,天津楊柳青畫社

4.《李可染畫集》,第152頁,外文出版社

尺寸:80 × 51 cm

 

  氣象萬千的山水

  自1954年始,可染先生先后十次行跡祖國各地,游覽自然風光,途中寫生不輟,鐫“可貴者膽”、“所要者魂”兩方印章自勉,以造化為師,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寫生之旅。在50年代寫生期之后,60年代初的他進入創作期,實踐了“到生活中去,為祖國河山樹碑立傳”的信念,最終形成了以“黑”、“滿”、“崛”、“澀”的“李家山水”新格局。在對自然和生活所得之豐富景觀素材的基礎上,可染先生深入醞釀,刪繁就簡,直至“胸羅萬象,造化在手”,完成寫生到創作的轉變。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李可染 (1907-1989)

雨余山

1984年作

題識:雨余山。一九八四年歲次癸亥歲尾,可染以積墨法作于師牛堂。

鈐印:可染、在精微、傳統今朝、河山如畫

出版:

1.《名家翰墨 · 第4期》,第95頁,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

2.《所要者魂—李可染的藝術世界》,第53頁,宏觀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展覽: “當代百家山水畫展”,集古齋主辦,香港中環都爹利街8至10號香港鉆石會大廈2字樓,1991年7月26日至8月3日

尺寸:68 × 45.5 cm

 

  據萬青力教授分析,在山水畫的構圖上,李可染使用滿幅式構圖,上下左右四邊皆滿不留余地,與傳統山水藉以留白表現天空、地面及河流有著鮮明的對比。觀者觀之,乍看山川如門板矗立眼前,但近景、中景、遠景的山巒深邃,縱深而高遠,通往無邊無際的空間,產生了夸張而攝人的藝術氛圍。

  除此之外,萬青力還提到李可染的山水表現了西方素描方法和中國畫筆墨完美的結合,在他晚年成熟的作品中既有倫勃朗油畫般黑中透亮的藝術造型效果,又有吳昌碩金石派之筆力矯矯,方能令畫面既統一又飽含豐富的細節。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李可染 (1907-1989)

荷塘消夏圖

1985年作

題識:荷塘消夏圖。碧樹沉沉覆草堂,湘簾齊揭藕風涼。六月無地避炎熱,安得移家住上方。一九八五年歲次乙丑大暑,可染揮汗寫。

鈐印:可染、天海樓、陳言務去

出版:

1.《名家翰墨 · 第7期》,第115頁,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

2. 《名家翰墨 · 第25期》,第55頁,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

3. 《李可染談藝錄》,第39頁,圖片中畫家正在創作此畫作, 崇雅國際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4.《所要者魂—李可染的藝術世界》,第206頁,圖片中畫家正創作此畫作, 宏觀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尺寸:88 × 50 cm

 

  奇趣橫生的人物

  李可染先生的一生雖主力攻堅山水畫,筆下所成之人物畫并不多,但50年代以來,在李家山水輝煌耀眼成就的掩隱之下,他的人物畫同樣對當代畫壇產生了不可估量的影響。杰出的作家老舍早于上世紀40年代就于《看畫》一文之中給予了最高的評價“論畫人物,可染兄的作品恐怕要算國內最偉大的一位了”、“他會運用中國畫特有的線條簡勁之美……極聰明地把西洋漫畫中的人物表情法搬運到中國畫里來,于是他的人物就全活了……他們的內心與靈魂,都由他們的臉上鉆出來,可憐的或可笑的,活在紙上,永遠活著”。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李可染 (1907-1989)

布袋和尚

1985年作

題識:

(一)布袋和尚圖。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何等自在。可染戲墨。

(二)相傳布袋和尚為五代時僧人。常杖挑一布袋,見物即乞,盡裝布袋內。嘻嘻哈哈,出語無定,形如瘋癲,后人謂他為彌勒化身。佛寺山門大肚彌勒佛即其造像。人民以其大肚能容,開顏便笑,千百年來已成為傳統描寫的藝術形象。一九八五年歲次乙丑七月上浣,白發學童可染作此圖于北戴河,祝愿天下人皆大歡喜。

鈐印:延壽、李、可染、白發學童、可染

出版:

1.《名家翰墨.第25期》,第69頁,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

2.《文匯報》,1990年5月11日,第九版。

尺寸:88 × 52 cm

 

  是次展出的布袋和尚為其成于晚年的精益求精之作。在蒼勁雄厚李公筆觸下的布袋和尚,造型古樸,仰天長笑,一派天真豁達之氣。雖然筆墨造型趨簡,但水墨淋漓之氣愈壯,隱約可見其晚年凝練黑厚的李派山水模樣。畫幅之上又具一百余字老辣恣意的長題,字體結字豐厚中見張力,用墨酣飽,有篆隸之意。傳統古典題材的人物畫在可染先生的筆下,以文人的閑逸抒寫了對放下世俗束縛的人生感悟,理趣兼備,別出新意。

 

  莊嚴逸氣的書法

  可染先生晚年的書法作品創立了一種極富個人秉性的風格,結體正草相間,看似隨意,實則與他的繪畫作品一樣雄渾深厚,章法極其嚴謹。用筆方而圓,用墨變化巧妙,字體氣勢博大壯美卻靈秀生動,給人以空前的力度和生動性。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李可染 (1907-1989)

行書七言聯

1985年作

題識:吾本素不擅書寫楹聯,今喜此二聯語,因偶亦為之。一九八五年歲次乙丑春三月下浣,白發學童李可染書于師牛堂。

釋文:書成蕉葉文猶綠,吟到梅花句亦香。

鈐印:李、可染、延壽、孺子牛、李下不整冠

出版:《名家翰墨.第4期》,第131頁,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

尺寸:138 × 34 cm × 2

 

  李松先生曾總結李可染先生的書法道“從鄧石如到康有為,從齊白石到李可染,他們書法藝術審美觀念的一致,也反映了近世審美觀念,也反應了近世審美觀念變化的一個主要流向。近世花鳥畫的一幟高揭,當代山水畫的突兀建樹,莫不與此有關”,而又提到“李可染書法藝術最終形成獨特風格,并產生深遠影響主要是在80年代”。

  可染先生書法作品皆出于80年代爐火純青之時,筆下多作小條幅,此次展出之對聯和中堂分別作于1985年和1987年,為晚年筆下甚少的尺幅較大的書法作品,尤具可觀之處。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李可染 (1907-1989)

行書《戲馬臺》詩

丁卯(1987年)作

題識:宋文天祥戲馬臺詩。歲次丁卯仲夏,李可染書。

釋文:九月初九日,客游戲馬臺。黃花弄朝露,古人化飛埃。今人哀后人,后人復今哀。世事那可及,淚落茱萸杯。

鈐印:彭城李氏、可染印信、師牛堂

出版:《東方既白─李可染》,第202頁,新華美術中心

展覽:“東方既白─李可染”,新加坡新華美術中心,1997年4月23日至27日

來源: 香港蘇富比2007秋季拍賣會,第291號拍品

尺寸:110 × 59.5 cm

 

展覽“造化心源:李可染翰墨集珍”今日在港開展

百变王牌最新走势图百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