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嘉德動態
> 公司動態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2019-11-11

  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美術家》編委會成員趙東曉、孫立川、羅易以及集古齋北京瀚墨空間負責人張鐵軍一行飛赴北京,獨家對話了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創辦人陳東升董事長。陳先生是中國內地「92派」企業家的代表人物,現任泰康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理事長。是次訪談,我們邀請陳先生分享了中國嘉德二十六載的致勝之道,也請他為讀者回顧、梳理與解讀中國內地藝術品拍賣、收藏市場的發展歷程,亦對亞洲藝術品市場的未來之路做出大膽展望。

— 文字整理/羅易 —

「轉載自香港《美術家》雜志2019第三期秋季號」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陳東升先生

 

  人物簡介

  陳東升,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士,1983年畢業于武漢大學政治經濟系,后就職于對外經濟貿易合作部國際貿易研究所發達國家研究室;1988年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雜志社副總編輯,開創中國500家大型企業評比先河。1993年創辦中國第一家具有國際概念的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1996年創辦泰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現泰康保險集團),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至今。著有《一槌定音──我與嘉德二十年》。

 

  采(趙東曉,以下簡稱Q) / 陳(陳東升,以下簡稱A):

  Q:您好陳董,感謝您百忙之中撥冗接受我們的專訪。嘉德(拍賣)在業界,不僅有理念有理想,做得也非常有規范,就內地市場而言,嘉德的口碑效應應該都是最好的,2016年香港中華書局給您出了《一槌定音》這本書,讀了以后深覺您是真情實感,言之有理,道出了嘉德創業的初衷與艱辛。

  A:那本書是口述的,關于嘉德的所有,怎么來的、怎么想的,基本都在里面了。

  你們從香港來,香港主要是兩大行,蘇富比(Sotheby’s)和佳士得(Christie’s),香港有香港的特點,就算(內地的)嘉德和保利到香港去也不是那么容易。這是一種長期以來形成的市場競爭能力,客戶基礎、公司信譽都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資本結構有時候拔苗助長,業界未必能起來,甚至會受到市場懲罰。

  Q:確實是這樣,其實我們在香港感觸也很深,因為香港的市場其實是比較理性的。

  陳董,今天我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您,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中國發生了舉世震驚的巨變,中國美術的發展自然也不會例外。嘉德的成長與1978年以來改革開放所帶來的市場經濟息息相關,所以想請問您,在這場深刻的變化中,嘉德作為年輕的藝術品拍賣行業中的標桿,在價格體系的確立上如何同西方接軌?您認為「嘉德」對中國當代美術界以及整個中國美術史的發展產生了什么樣的推動作用?在市場中又產生了什么樣的化學反應?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陳逸飛 黃河頌

布面 油畫

143.5×297 cm

成交價: RMB 40,320,000

中國嘉德2007春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A:對美術史的劃分,大家的看法都不一樣。從嘉德拍賣來說,主要是二級市場,目前在市場上被社會超級認可的(拍品),比較多的還是近現代,實際上就是從清末一直到新中國成立。這一代人主要還是張大千、齊白石,晚一點的新中國以后有徐悲鴻、李可染、傅抱石等為主。改革開放以后,當代水墨就一直沒有做起來,沒有形成說在市場有很公認及領銜的藝術家。藝術品市場就像是演戲一樣,有主角有配角,當代水墨沒有形成強有力的市場,倒是當代藝術,油畫,在這后十幾年做起來了。

  我再回想嘉德,當時我的壓力還是挺大的,就是說內地沒有市場,誰來買?誰來賣?賣的方面倒還好辦一點,像老干部、這些藝術家們,家里都是有東西的。但誰來買呢?佳士得、蘇富比當時在香港已經經歷了20年,嘉德之所以能夠成功,一個原因是得益于正好遇上亞洲四小龍的(中國香港、新加坡、韓國、中國臺灣)經濟起飛,這其中臺灣成為了中國藝術品市場的一個最中堅力量。嘉德成立的時候,臺灣的經濟正是處在高峰狀態,財富迅速增長,人氣很足很旺,所以購買力是很強大的,包括現在很多好東西還在臺灣。我現在也是「清翫雅集」在大陸唯一的會員,他們邀請我參加。

  臺灣地區為什么有這樣的環境?有很多因素。首先,那時候的臺灣企業家有很多是大陸去的菁英,這批企業家對中國文化的認識理解很深,從而在那邊形成了非常良好的收藏文化以及收藏群體。這里面囊括了大部分臺灣主流社會中的主流企業家,他們的收藏是最完整與最全面的。90年代初,正是港臺拍賣最火旺的時期,可以說嘉德的成功是受益于港臺買力的介入。那時候嘉德是在內地收貨品,買主基本都是外面來。所以當時我老講「國家經濟在成長需要外匯,嘉德基本是為國家創收」。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沈堯伊 革命理想高于天

布面 油畫

184×368 cm

成交價: RMB 40,250,000

中國嘉德2012春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當然進入到本世紀,情況就變了。嘉德第一次拍賣是1994年,一直到2003年「非典」(港譯:沙士,SARS),頂尖貨品的交易主力還是港臺。但隨著大陸經濟崛起,財富急劇膨脹,藝術品拍賣市場也隨之呈現出一個高峰核心。中國大陸從全球經濟排名第六一下子上升到第二,大量的公司上市,還有地產價格的不斷上漲,許多人都累積了可觀的資產,這批富豪成為新晉買家,帶來了市場突飛猛進的發展,這樣一直從2003年持續到2011年,到達最高峰。2003年的時候嘉德一次拍賣只有不到1億,2011年達到了120億,但這個高峰值至今還未能被超越。2012年開始的這七、八年,可以觀察到市場迅速地下滑。這當中一部分是由于先前存在各種的泡沫、炒作,還包括國家經濟轉型,政策的調整,財富的來源、結構都發生了很大變化,這個「水」呢就慢慢「清澈」下來。今天這樣一個市場,才是真正的收藏,真正的「買賣收藏」。從近幾年來看,一年(下來)嘉德內地、香港各有2場大拍,還有我們的四季拍賣,全部業務加起來,一直也就是徘徊在40-50億(的成交總額)。

  同時現在的市場和當初還發生了一個很大的變化,最初是全民參與,但哪有那么多東西?所以漸漸地也形成了一些大買家。通過10年、20年財富的積累和持續的收藏,藝術品就越來越集中在這些大藏家手中,他們會定期進行收藏輪換、清理,或者是捐贈,貨源因此形成壟斷性。這樣的狀況下,過去大眾參與的市場就逐步成了寡頭、少部分人的市場。

  大陸現時另一個變化是財富成長帶來了社會公益性。當然西方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所以企業辦博物館也成為了一個流行的行為,像「龍美術館」、「蘇寧藝術館」等等,特別是在南方,江浙、廣東一帶的民營企業家們,大大小小的博物館有很多。還有在成都,很多人都有辦美術館的想法,這就在市場上又出現另外一個現象:博物館級的貨的價格一直很堅挺,頂級的美術品越來越少,價格越來越走高,但中低端的總體就萎縮了。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孟祿丁,張群 在新時代——亞當夏娃的啟示

布面 油畫

196×164 cm

成交價: RMB 6,270,000

中國嘉德2006春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整體而言,拍賣行也走向成熟。嘉德是1994年拍賣「第一槌」嘛,上海朵云軒1993年「第一拍」,現在也都式微了,歷史在那兒,走到今天,行業龍頭還是嘉德。前幾天剛剛頒授的「青花獎」,嘉德除了拍賣總額不是第一,所有利稅、傭金什么的都是第一,大家為什么說嘉德最可信,就是因為這個。這個市場走了二十六、七年了,特別是2003-2011年這一段時期,那是風起云涌,北京的拍賣行不下100家,全國更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我一直認為會有今天,藝術品市場怎么會有這么多企業呢?哪來這么多財力支持?但那時候不能懷疑。隨著2012年開始的藝術品泡沫的破滅,到今天快10年了,你看到大部分拍賣行(都)消聲匿跡了,現在也就是五、六家,占市場份額最大的還是嘉德和保利。這個市場20多年,當下還是處在經歷發展、高潮、分裂的過程,還不是一個完全成熟的階段。當然我覺得現在應該是開始走向成熟,這個階段一定要靠服務、專業、誠信才能長久地走下去。

  市場瞬息萬變,拍賣行需要根據這些市場變化及時調整戰略和策略。就是像嘉德這樣,一直站在潮頭上,站在大陸藝術品市場領先位置上的公司,也面臨很大挑戰和壓力,這個挑戰和壓力是要如何恢復市場、讓市場更健康?怎么形成像當年臺灣那樣,由真正喜歡收藏的企業家組成的隊伍。必須有一個強大的、真正享受收藏的買家群體,才能夠支撐起一個健康的市場。如果大家都只是想來短期賺錢,這個市場好不了。所以面對(未來)如何來領導、教育市場將是很大的挑戰。像香港的國際拍賣行,是我們很強勁的競爭對手。內地拍賣行業的發展大概就是呈現這樣一個態勢,(到目前為止)發展的軌跡是這樣。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陳仁 突破

布面 油畫

172×172 cm

成交價: RMB 7,130,000

中國嘉德2014春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Q:謝謝您,談得非常透徹!我覺得您其實不僅僅是為了生意,更多是如何透過一個小小的拍賣市場去彰顯文化本身的理想與力量,文化堅守必須是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基礎上的。那我想接著問您第二個問題。您說過,大陸的藝術品一級市場很不成熟,因此催生了拍賣的早熟。我們看到確確實實大陸經濟成長太快了,所以導致了這種「淘金」的賺錢效應。那么今后大陸的藝術品一級市場該如何發展?現在看來國際形勢在巨變,經濟在轉型,經濟上行的壓力很明顯,你覺得中國內地以及香港的藝術市場會有怎樣的未來?拍賣市場會是怎樣的趨勢?

  A:預測未來是很難的,在中國可以說相對容易,因為可以參照發達市場走過來的路徑。佳士得、蘇富比都是200多年了,我們不太了解西方以前是不是也像中國這樣,在繁榮的時候有那么多拍賣行,但是在近百年或近五、六十年來的發展我們是看得清楚的,他們成為了市場的兩家寡頭,他們已然是一個完善、良性循環的市場。中國的拍賣市場,經過早期的培育,「嘉德」、「瀚海」都在這方面作出了貢獻。本世紀以來,除了「嘉德」,又起來了「保利」,(帶動了)市場的繁榮。隨著中國大陸經濟轉型,社會的逐步成熟和法治(化),藝術品市場從「野蠻生長」走到今天才是一個正常的市場,不再是短期炒作出來的繁榮假象,而是通過長期的持有帶來藝術品的穩定增值。

  第二呢,隨著社會財富繼續增長,成功的企業家、投資家,他們對藝術品投資的需求會進一步增加,會有更多的人參與進來。藝術品收藏其實是挺難的,門坎挺高,真假難辨,需要長時間的學習和鑒定,還要有雅興。雖然有錢人很多,但做收藏的其實不多,全世界范圍來看都是這樣。西方收藏最主流的群體還是投資界,企業界也有,但企業界太忙了,他們可能是直接將財富再投入生產;而對于金融家、銀行家而言,他們財富保值最好的方式就是投資藝術品,一個能增加興趣,同時又能放著增值。所以西方做投資、做娛樂的是收藏主體,大企業家也是重要的收藏基礎,像摩根大通的約翰·摩根(J. Pierpont Morgan)、洛克斐勒家族(Rockefeller family)等等都是。但現在像比爾·蓋茨(Bill Gates)、巴菲特(港譯:畢菲特,Warren Buffett)這些大富豪或者是華人的李嘉誠,他們沒有成為大收藏家,因為興趣不在這個上面。內地現在有一個好的苗頭,頂級的企業家們對當代藝術、中國傳統藝術都有興趣,進入一個好的狀態。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市場的培育,如果能出現像臺灣那樣在企業家的群體里面形成一種(收藏)風氣,那這個市場就會蓬勃發展。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劉野 朝陽

布面 油畫

60×40 cm

成交價: RMB 4,715,000

中國嘉德2017春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經過這20幾年的培育、滲透,中國現在具有一個很好的市場基礎。經歷了泡沫時代、短期炒作的時代,我認為大家都受到傷害。從到處都是拍賣行到現在逐漸形成由主流的一兩家搭配區域性、專業型的中小拍賣行,首先是形成了有限的供給方,對照佳士得、蘇富比,(中國)核心的(拍賣公司)有像嘉德、保利這幾家,再有幾家口碑比較好、做得很精致的,這樣其實就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市場。過去那種熱鬧非凡的景象(雖然)已經過去了,但隨著小眾供貨商的專業能力越來越強,市場形象、口碑、信譽會越來越高。在這些基礎上,中國這么大的國家,第二大經濟體,有這么多成功的企業家,未來中國藝術品市場的穩健發展是不可去否定的,但也不能像有人說的那樣,非得是3年后、5年后就煥發活力,重新繁榮。

  總而言之,還是看你的買家來源。市場的周期性趨勢是這樣,通過了泡沫到頂再跌落,我認為現在是最低谷,在這個最低的基礎上會開始回升。隨著新一代買家們收藏品位和方向的改變,市場結構不會一成不變。實話講,比如油畫的收藏,年輕一代的口味明顯轉向當代國際化、多元化的流行藝術品,傳統寫實派的價格上不去,市場自然就會萎縮。再拿剛才說的美術館為例,大家都想做美術館,大師級作品可能會賣得很貴,但是中間或是普通的作品價格就普遍起不來。當然年輕藏家的轉變也會帶起一些新的收藏潮流,這是不可預見的。

  Q:謝謝,那么另一個問題,有人曾經說過香港會成為全球第三大的藝術品交易中心,您覺得有可能嗎?

  A:這個會與(中國)國家的政策有很大關系,目前來看,應該說是北京和香港的「雙城記」。無論印度、日本或者韓國都很難單獨撐起一個大市場,如果沒有北京的崛起,香港早就成為世界第三大交易中心了,但現在應該說是雙地(共同服務)一個市場——東方藝術的市場。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方力鈞 1997.1.15

套色木版

244×122 cm

成交價: RMB 207,000

中國嘉德2013秋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香港一直是「一國兩制」下一個有自由經濟、法治社會的城市,和內地的拍賣相比,近些年的泡沫沒有這么強,但是嘉德、保利在那邊其實已經和佳士得、蘇富比兩家國際拍賣行旗鼓相當。我的看法是「買家在哪兒,市場就在哪兒」,當財富、收藏的主流主體還是在內地,市場應該會在內地。還有一個就是「今天是買家,未來是賣家」,今天的買家過20-30年要出貨、換手,這個市場勢必也是在內地。

  其實現在已經有分工,中國書畫的貨源在內地,最核心的中國書畫交易肯定在北京,而珠寶、瓷器則是在港臺和西方。雙市場里面,內地書畫、古畫的成交價肯定比香港貴得多,內地近來也開始關注油畫。現在也有很多內地買家到香港去,占到他們的40%甚至以上,許多頂級的貨也是由內地買家購買收藏。香港有交易環節上的優勢,但像有些東西帶不回來,而北京有處在內地中心的便捷,所以很多好貨都回流了。

  雖然佳士得、蘇富比在香港的交易金額和我們差不多,但其實是很脆弱的。他們最大頭的是當代美術,其中當代油畫主要集中在趙無極、朱德群、常玉這些畫家,缺乏廣泛性,再就是古董瓷器。內地藝術市場最主流的還是書畫,從古代到近現代,嘉德的書畫拍賣曾經最大比例占到(總量的)70%,現在也還有半壁江山。當代藝術來說,現在一部分內地買家也開始關注西方來的那一批包括朱德群、趙無極等等,但是整個當代藝術的創作群體是在內地。另外一個,沒有市場就沒有專家,出色的專業。

  當然,香港自身在稅收、外匯各方面獨特的政策條件,這其中最大的優勢就是自由貿易港。關于未來前景,香港若是希望有所作為、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應該考慮整個亞洲的市場。現在他們也在嘗試培育市場,比如最近一直在推的當代藝術里面日本幾位大牌的藝術家,現在比較流行,賣得不錯;還有零星的東南亞市場,早幾年還有韓國的當代藝術,現在下去了。

  綜合來說,現在兩邊都保持著積極的發展形勢,但具體市場上活躍的藝術家、買家和賣家各有差異,所以我想北京、香港雙市場的共存還會持續很長階段,一定是個長期的過程。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劉煒 風景4號

布面 油畫

300×150 cm

成交價: RMB 3,795,000

中國嘉德2018春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Q:在《一槌定音》一書中,您曾經說過,在您內心深處,如果嘉德成功,您可以再造中國的「文化貴族」。我想毫無疑問,今日嘉德已經非常成功,請問如何理解您當年的這句話?您覺得您做到了嗎?

  A:這個問題非常好。因為我出生在一個小縣城,對外面的世界很好奇,讀了很多書,也對西方文化產生了崇拜。誠然西方社會也對「上流社會」做了很多批判,譬如說法國小說家巴爾扎克(Honoré de Balzac)的作品,但我覺得事實上這個群體是社會很重要的一股力量。就像錢鐘書先生的小說《圍城》一樣,「城外的人想沖進去,城里的人想逃出來」,所有人都希望能夠進入上流社會,成為明星,就是可以讓人們都有奮斗(的動力)。沒做拍賣行之前,我對這個問題就一直有這樣的認識。

  我做事,一定要賦予一個崇高的理想和意義,后來考上了名牌大學,學習經濟理論,再后來開始做嘉德。那時候我的同學們笑我就是個琉璃廠倒賣書畫的,我也調侃「我以前是賣畫的,今天又賣保險了,反正都是銷售」,但是賣畫,我的目標是做成「中國的蘇富比」。我就琢磨,革命把這個社會的階層財富都蕩平了,工、農、商、學、兵全社會都拿薪水,大家都回到了原點。改革開放鄧小平同志說「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其實說透一點,又回到了一個真實的世俗社會,社會開始分化,又開始有了有錢人。我曾經看過一本小說,梗概是二戰時法西斯對西方藝術浩劫,把收藏市場整個都打亂了。當時包括希特勒(港譯:希特拉,Adolf Hitler)、戈培爾(PaulJoseph Goebbels)他們多少都懂些藝術,把很多藝術品掠奪到了德國,戰后就出現了很多圍繞這批藝術品歸屬、歸還問題的訴訟,這個過程中很多人就靠做拍賣行發大財了。這本小說很精彩,讀了之后讓我更深刻地思考,我做嘉德拍賣需要有一個崇高的理想信念,這是一種社會責任與義務。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有錢人不能都是土豪,所以我說要再造中國的「貴族」。當然這個「貴族」是打引號的。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吳冠中 北國風光

木板 油畫

68×179.5 cm

成交價: RMB 30,240,000

中國嘉德2009秋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一個民族沒有藝術就沒有靈魂,其實你這個問題是問對了,我想一般人不會注意我這句話。我所說的「貴族」實際上是指對文化的保護,對藝術的熱愛,真心喜歡、欣賞、鑒賞。但是慢慢地,我也發現「藝術」和「經濟」是分不開的,藝術的價值離不開市場,如果沒有市場,大家就不會趨之若鶩地去看某件藝術品,梵高(又譯:梵谷,Vincentvan Gogh)、畢加索(又譯:畢加索,Pablo Picasso)能拍賣到一個億不是人們瞎炒起來的,這背后有經濟規律可循,我還是堅信市場是最偉大的。要獲得市場認可是很不容易的,現在很多當代畫家也能拍出很高的價錢,但都是小圈子運作出來的,不被大家認可,其實挺可悲的,只有市場認可的價格才能永遠存在,那是經過幾代人研究、百般挑剔(形成的),這種對藝術的認可就是藝術的價值,就是藝術對人類精神文明的貢獻,當然也是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承接的結果。我們說沒有美第奇家族(又譯:麥迪奇,House of Medici)的資助就沒有「文藝復興」的興起,不說沒有達芬奇(又譯: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起碼沒有米開朗基羅(港譯:米高安哲奴,Michelangelo)的雕塑。今天的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可以成為全球第三大博物館,跟法國盧浮宮(又譯: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英國大英博物館(The British Museum)齊名,并不是國家行為,而是民間發起的。這里面最重要的貢獻來自包括J.P.Morgan、小洛克斐勒(Rockefeller Jr.),還有倒閉的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創辦人羅伯特(Robert Lehman)等等。一個城市經濟崛起后由無數的企業家、商人、收藏家們前仆后繼捐贈、購買,完全是一種反應市場的行為,他們形成了3座高峰。所以我想說,企業家、收藏家是藝術的「守護神」,沒有他們很難說藝術能否有今天這樣的輝煌與燦爛,不能忘掉偉大藝術背后經濟力量資本的支撐。

  泰康人壽成立15周年的時候,「泰康收藏」在中國美術館辦過一個展覽。作為一個企業,選擇以在公共美術館舉辦展覽的方式來紀念自己的生日,那時還是很轟動的。我在開幕致詞的時候就講到,「收藏家、企業家是藝術天然的盟友,是藝術的守護神」。嘉德拍賣就是想要培養這樣的「文化貴族」,讓我們的文化繁榮,這就是我所期盼的「再造中國的文化貴族」。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吳作人 戰地黃花分外香

布面 油畫

119×176 cm

成交價: RMB 80,500,000

中國嘉德2013春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Q:非常好!應該說泰康也非常成功,從泰康的成功其實證明了您是成功的企業家,我個人覺得嘉德更多的是您的精神追求,做一個有理想追求的文化藝術的傳播者和中間人。中國這40年過來,有人說您是「92派」當之無愧的領頭人,菁英中的菁英,請問您最滿意您的那個社會角色?(您覺得哪個社會角色更適合您?)另外,我們也知道您的藝術收藏甚豐,是個低調的收藏家。您為什么會對中國的紅色藝術經典情有獨鐘呢?

  A:要說對自我的身份認同,非常簡單,我就是企業家。這又回到對中國社會的看法,改革開放進入市場化,企業家階層崛起,把整個社會的欲望都激發了出來。「欲望」這個詞未必不好,追求民族振興、國家復興、人民幸福的「中國夢」,也是「欲望」,是好的「欲望」。抑或只是單一的追求財富、成功,某種程度上還是能激發個人的積極性。這個問題上我很堅定,人只能走一條路,所以我的身份認同很清楚,我就是一個商人,就是要做好企業。

  講到收藏,為什么有「紅色經典」?我的第一桶金,第一個企業是嘉德拍賣,當初我的理想就是「中國的蘇富比」,再造中國「文化貴族」,嘉德也改變了我。我是學經濟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是西方來的,更不用說其他現代經濟學理論,都是外來的,所以很自然地在文化銜接上會對國外很熟,對現代文明很熟,反過來對自己本民族的文化不熟悉,還可能覺得中國落后,甚至有偏見。嘉德帶給我的改變是(認識)中國古代的藝術,比如說宋朝。當年我看北宋的《文苑英華》,還有拍賣中看到的四本《左傳》,很想買,但后來秦公買了,我很后悔。打開那套書,一千年的古物,就像昨天剛從印刷廠出來的書,潔白的紙張,那個印刷殼版,那個油印的干凈漂亮,這種震撼力不用言表。賣古畫,才知道所有的畫家都崇尚的是李唐;講山水畫風,叫做北派「高峻枯冷」,南派「雋秀潤透」;中國藝術在北宋進入了「文人畫」寫意的時代,所謂「文人畫」的核心就是用自己的心在創作,畫作代表的是創作者的思想、價值觀、政治取向、審美取向。那時候的士族們就已經開始不是簡單地臨摹自然,轉而尋求探索、表達自己的內心,這不就是現在所謂的「印象派」嘛!如此種種,徹底把我征服了,這才意識到這樣一個偉大的民族,數千年的文化如此璀璨,著實震撼人心。當然西方的文明同樣重要,但是我們的民族文化,在農業文明達到巔峰,是世界文明史上任何其他民族的農業文明都無法比擬的。所以我重塑自己的價值觀,變得更中庸,愛這個國家、愛這個民族更深了;對西方的東西也有更公正的看法,就不再會去膜拜,人類文明「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代文明在西方誕生了,絕對不是說白種人就是優等。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徐冰 毛主席語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四聯作)

紙本 水墨

227.5×70 cm×4

成交價: RMB 6,440,000

中國嘉德2017秋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我是靠藝術品起的家,所以我要回饋藝術,于是泰康開始準備收藏中國當代藝術。我很早就知道「圓明園畫家村」,他們在國外「香」,被洋人收藏,但在國內,這是一個被邊緣化的群體,被這座城市驅趕,他們的作品不被人接受。那時做藝術拍賣,我讀過一個故事:俄國猶太裔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他從俄國到西方,然后幾經輾轉最終還是回到俄羅斯,當時其實很多人不認識他。但當年在俄國的一位美國外交官慧眼識珠,大量地購買了他的作品,后來非常成功。這件事情對我有很大的啟發,堅定了我想支持當代藝術想法。嘉德成功了,泰康也是蒸蒸日上,所以「泰康空間」成立的初衷就是支持當代藝術。我的藝術總監唐昕,她是做當代藝術的自由策展人,我們這里的頂層原本叫作「頂層空間」,因為這個空間空著沒用,我就拿出來給她發揮,也資助一些展覽。我們做了很多年輕人的展覽,完全是公益,幫助他們。我也順理成章地也開始收藏一些當代藝術,但本身對他們的理解可能沒有那么深刻,或是說那么喜歡,更多是出于一個歷史的道義,我認為他們一定會是中國藝術史上重要的一支。如今證明我的判斷是正確的,他們現在已經成為了主流。

  泰康的收藏就是這樣開始的,那么從當代再往前梳理,就試著收1942年「毛主席延安文藝座談會」以來這段歷史的油畫,我們現在又把這個概念延伸到(整個)20世紀中國的油畫。其實泰康收藏是一個大系列,紅色系列只是一部分,主要是因為其中收了兩件對我人生有很大影響的作品。一幅是沈堯伊的《革命理想高于天》,紅軍戰士們在過草地的時候,晚上圍著篝火聽毛澤東,周恩來講話。表達了在那樣一個革命低潮的時刻,困難艱辛的條件下,因為心中有理想、有信念,中國革命才能夠成功。這對很多年輕人是有激勵的。我年輕的時候唱長征組歌,所以「革命理想高于天」這句話對我的影響很大,我覺得這句話可以用一個詞「高空」來形容,這個詞是我造的。「高空」是一種什么感覺?就是高到沒頂,空到無邊,是看似無形的一種東西和力量在震撼你的胸膛。那時候正好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1975),提出了要「在本世紀全面實現四個現代化」,我作為一名中學生,聽了以后一夜沒睡著,很興奮。這「四個現代化」方向很明確,在那個時代可說是振奮人心,讓人覺得未來充滿光明,我們有一天會變成強國,我們應該投身到這樣的工作中,要為國家做貢獻。對年輕人尤其如此,有很強大的引領號召作用。這一張油畫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志在必得,所以大家覺得我的紅色情結很強。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吳大羽 飛光采韻

布面 油畫

53.5×39 cm

成交價: RMB 6,670,000

中國嘉德2017春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還有一幅是陳逸飛26歲的成名作《黃河頌》,那是我的高中時代。1975年高中畢業,我做了4年工人,這個時期是一個青年人第一次形成世界觀最重要的時期。那時候宣揚的是理想主義、浪漫主義、現實主義,我們都崇拜革命導師,立志要成為一個革命青年;高中我讀了《馬克思傳》,立志要成為一個大理論家,所以拼命地學「馬列」著作理論,充滿了革命的理想主義,浪漫主義和現實主義情結。如果要說能結合全部這些的,最重要的代表作品就是《黃河頌》。陳逸飛大我10歲,是旅美畫家,后來也和我很熟識。為什么說它充滿浪漫主義呢?你想一位紅軍戰士,高昂著頭在黃河的懸崖上站崗,這是很現實的場景;但是他在他的槍頭上插了一支紅花,很浪漫;理想主義是什么呢?畫的上方是一排大雁南飛,用白色打出非常明亮的高光,這就是這張畫描述的浪漫主義。我覺得這張畫代表了我的心境。所以這兩幅作品是我的最愛,其實就是代表了我們那個時代的思想和想法。我們的收藏中,紅色還是很小一部分,現當代的作品收得最多。

  Q:非常精彩,感受到您感情豐富的內心!

  A:那是。沒有豐富的理想主義浪漫主義,還有不腳踏實,哪有今天呢?我所處的時代就是革命理想主義和浪漫主義及現實主義三樣的典范,我有句話,將毛主席反對自由主義那句話「大事做不來,小事又不做」(注:出自《荀子.大略》,「大者不能,小者不為,是棄國捐身之道也。」)改為我的座右銘,就是「大事要敢想,小事要一點一點做」,反復強調要腳踏實地的行為準則,這樣我就做什么都能做好,不論是嘉德也好,今天的泰康,還有「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中國民營企業家最有名的論壇,我也傾注了很多心血。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周春芽 中國風景

布面 油畫

194×130 cm

成交價: RMB 44,275,000

中國嘉德2017秋季拍賣會,泰康收藏

 

  Q:看來泰康是您的現實主義寫照,嘉德是您的理想。那么我還想請您談談「嘉德藝術中心」。您是學經濟的,但是對歷史也很感興趣,剛才那一番話我覺得你對哲學的認識也非常高。嘉德藝術中心您是親自參與設計的,浸透了你的心血。在《一槌定音》一書里面,關于這個藝術中心,您有講述到一段話,很有意思:「中國歷史(農業文明)有三個長期存在賴以生存的支柱,(郡縣制)中央集權,儒家思想還有科舉制度」,那么這個想法和這個建筑是什么樣的關系?「王府井大街1號」橫空出世,令人震撼。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雖然它是由外國設計師設計,外表非常現代,但是內在確是中國化的東西,蘊含著中國傳統的思想內涵,請問您親自參與設計定位的這座宏偉建筑承載著您怎樣的理想與憧憬?

  A:我過去一直希望嘉德什么時候能擁有自己的拍賣大樓,那要怎么顯現是個藝術品拍賣公司呢?我就想著能不能用某種發光的材料,不是晚上打燈光那樣,而是可以像個變色龍,有不同的畫面變幻,打出一個《富春山居圖》,或者沈周的(山水畫)。我們觀察了許多建筑,琉璃瓦是皇家的,官府基本就是青磚,幾千年來形成了一種青磚文化。我特別欣賞這個磚雕,燒出來的牡丹美極了;而官府的大門照壁也很考究,那個磚的工藝是沒有抹石灰直接貼上去,一條小縫兒,干干凈凈,十分漂亮。所以我就慢慢引申到琉璃瓦是皇家,民間窮苦人通過科舉,社會的垂直流動,優秀人才可以上升成為「官」,青磚就是一種代表。我要感謝我的設計師,來自德國的建筑師奧雷·舍人(Ole Scheeren),當時看到他的設計我就拍案叫絕,我覺得他對我的想法理解很深。一般建筑都是兩個建筑挨著造,但他幫我做了兩個疊著。內部把酒店和辦公、拍賣還有公共空間隔開,但是外面看起來是一個整體,上面的酒店還是一個頂的概念。整個建筑靈感都來自中國文化,既滿足了我對青磚樣式美的需求,下面的墻體又輔之以抽象的《富春山居圖》輪廓,內斂唯美又不失典雅莊重。我說我花了10年時間蓋這棟樓,就是「獻給這個時代、這個行業、這個城市的標志性建筑」,應該說是一個很奇特的建筑。我很滿意。

 

為理想而攜手前行:專訪陳東升

右起:張鐵軍、趙東曉、陳東升、孫立川、羅易

 

  Q:如果再有北京十大建筑的評選,我想嘉德藝術中心會有很大的入選概率。

  A:是的,我想這是個偉大的建筑,盡管它不大。

 

百变王牌最新走势图百宝彩